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恋恋浮城 第 36 章

书名:恋恋浮城 作者:蓬莱客

  白锦绣在房间里等了又等, 始终等不到父亲叫自己过去, 看了眼时间,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实在按捺不住, 轻手轻脚地出来, 走到书房外,停在了门口。


  书房的门虚掩着,有灯光透出来, 父亲应该还在里头。


  白锦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叩了叩门,推开,探头进去, 看见父亲戴着副老花镜,坐在落地台灯下面看书。


  “爹, 你还没休息啊?”


  她走了进去,停在桌边, 佯装帮着收拾散在桌上的几册书本。


  白成山瞟了眼西洋钟:“你哥应该快回了,我再等等。不早了,你前两天受惊不小, 去睡吧。”


  白锦绣说:“我白天睡太多,现在睡不着。”


  她走到了父亲的身后, 伸手帮他捶背, 一边捶,一边随口似地说:“爹, 晚上听阿宣讲,你后来又留了聂载沉,说什么啊?”


  白成山抬头看了眼女儿,略一迟疑,摘下老花镜,把书也放在了一旁。


  “绣绣,你老实和爹讲,你对他有没有什么想法?”


  白锦绣心微微一跳:“什么什么想法?我对他会有什么想法?爹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绣绣,你也不算小了,当初你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你大哥。这两年爹也没问过你,你的心里头,到底有没有人?”


  白锦绣立刻摇头:“什么人?没人!我谁都不想嫁!我就想陪在爹身边过一辈子!”


  白成山笑了,打量着女儿。


  白锦绣被父亲看得有点心虚。


  “爹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


  白成山摇了摇头。


  “傻丫头,哪有女儿陪爹过一辈子的道理?你还小,爹已经老了,再过几年等爹走了,留下你一个人,爹怎么放心?”


  白锦绣咬了咬唇,正要说话,白成山摆了摆手。


  “你刚才既然问起,爹也就不瞒你。爹是看中了聂载沉这个年轻人,有本事,人品也靠得住,他要是做了我们白家女婿,你的后半辈子,爹也就放心了。正好这回他又舍命救了你,晚上爹留下了他,就是和他说这个……”


  白成山停了一下。


  白锦绣紧张得握拳的手心都有点发汗了,生气似的轻轻捶了下父亲的的肩。


  “爹你怎么这样!我都说了,我才不要嫁他呢!”


  “本来呢,爹以为你们互有好感,年岁又相当,是桩天成的好姻缘。没想到是个误会,我多想了。罢了,往后不提了。”


  白锦绣的心咚地一跳,迟疑了下,问道:“爹,你说误会是什么意思?”


  “他这回奋不顾身救你,爹还以为他对你有意,所以今晚才贸然开了这个口。没想到是个误会。他从古城回广州后,不是很快就被升为标统了吗?他以为是爹在你舅舅面前替他要的这个位子,存了报恩之心,见你情况危急,这才全力救助……”


  白锦绣捶背的手停住了,片刻后,慢慢地道:“爹,你是说,他拒绝了爹你的好意?”


  白成山点头,又摇头。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婚姻之事非同小可。有人想做我白成山的女婿,自然也就有人不想。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是难能可贵……”


  父亲后头还说了些什么,白锦绣已经听不进去了。


  白成山感到身后的女儿有些异样,再次转头,见她站着一动不动,迟疑了下,道:“绣绣,你难过了?”


  白锦绣一下回过神,继续替父亲捶肩,满不在乎地道:“怎么可能?爹你在说什么呢!这样最好不过了!我本来就和爹你说过的,我才不要嫁给他那样的人呢!爹你就不该开口提这个的,无端端叫人轻看了咱们,还以为是我们倒贴着要求他呢!”


  白成山注视着自己的女儿,没有说话。


  “爹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白成山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再说什么了,只柔声道:“你这回受惊不小,医生要你好好休息的,这么晚了,你不必陪爹了,去睡觉吧。”


  “好,那我先回房了。等大哥回来,爹你也早些去睡。”


  白锦绣笑着和父亲道了晚安,走出书房。


  白成山想起女儿刚才强作笑颜的样子,出神。


  凤台筑了,弄玉也是有心,可惜萧郎无意。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有什么办法?之所以告诉女儿实情,也是看出那个姓聂的年轻人拒意是真。既然没有余地,不如趁早让女儿知道,断了念头,省得再存什么心思。
真要怪,就只怪自己宠坏了女儿的脾气,没把她培养成世上男子所喜爱的淑静婉惠的那种女子。


  现在后悔也是晚了。


  白成山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


  白锦绣一出书房,脸上的笑就挂不住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一关,人趴在床上,脸压在了枕头里,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快步走到桌边,打开放在上头的一只箱子,一阵乱翻,很快翻出一张画稿。


  她盯着画上那个年轻男子的半身像,看了一会儿,一咬牙,想撕掉。纸才破了道口子,手又停住了。来来回回了好几次,终于还是下不了手,一阵心烦意乱,把画稿丢回箱子里,转身回去,又趴在了床上,开始闷头睡觉。


  张琬琰这会儿也没休息,一直等到丈夫在外应酬归来,见过了公爹的面,夫妇回到房间。


  张琬琰帮丈夫挂着脱下的外衣,开口就问:“晚上爹留聂载沉说话了,肯定是那事。怎么样,刚才你见爹的时候,爹有没说起?”


  “爹真的对聂载沉提了?他答应了吧?”张琬琰有点紧张。


  白镜堂摇了摇头:“爹倒是提了,但事没成。聂载沉他不愿意。”


  张琬琰一愣,先是松了口气,跟着又有点不快:“他竟然不愿意?他是看不上我们白家,还是看不上绣绣?他对绣绣没意思的话,昨天做什么舍了命地去救人?”


  白镜堂道:“一码归一码,你别那么激动!爹也是误会了,问了才知道的。聂载沉古城回来后,不是提拔做了标统吗,他以为是爹在舅舅面前给他要的这个位子,昨天才出手救人的。”


  张琬琰又愣了一下,嘀咕道:“也算他有自知之明。说真的,晚上我一直担心,怕爹真就这样把绣绣嫁了。也不是说他不好,就是觉得他配不上……”


  “你别管,绣绣的事,有爹做主!”白镜堂打断了妻子的话。


  “我就说说也不行?话说回来,我实在没想到顾公子会失手,这回差点害了我们绣绣!你白天代爹去顾家拜谢,固然是礼数所需,但这回要是没聂载沉,后果真的不堪设想。顾家那边怎么说?”


  “说什么?人家儿子都受伤了!自然是我们欠情。还好西医替他取出了子弹,手术顺利,没大碍。”


  白镜堂看向张琬琰,哼了一声。


  “顾公子不是省油的灯,你往后给我小心着点!爹是不可能把绣绣嫁进顾家的!”


  张琬琰抱怨:“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不也是为了咱们家着想吗?我以后不管了还不行!”


  白镜堂在外头忙了一天,又倦又乏,不想听妻子再在耳边抱怨,皱眉道:“我累了,睡了!”
“晚上你喝了不少酒吧?赶紧坐下来。我给你备了醒酒汤了,还煲了参须红枣乌鸡汤,煲了一下午,很是清口……”


  “不吃了,叫人送水来吧!”


  张琬琰只好作罢。丈夫沐浴时,她出去看儿子。阿宣已经呼呼大睡了。她回房,见丈夫靠在床头在看书,便也脱衣上床,躺到了他边上,轻轻靠了些过去。


  过了一会儿,丈夫始终一动不动,她推了推他胳膊。


  “什么事?”白镜堂眼睛依旧看着书,漫不经心地问。


  “你最近有没有再见到过那个柳氏?”


  “谁?”白镜堂一愣,转过脸。


  “就那个姓柳的小寡妇!住十八浦的!我先前在古城的时候,听说你和她见了面?”


  “怎么样,见了面,是不是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君若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啊?”


  张琬琰虽出身商家,但从小也是正儿八经进过学的。这事在心里像根刺已经扎了好些天了,现在实在忍不住,终于说了出来,跟着又讽刺了一句。


  白镜堂大怒,大少爷的脾气一上来,“啪”的一下,把手中的书给甩到了地上。


  “不就在街上遇到,说了几句吗?大半夜的你想干什么?”


  张琬琰不甘示弱,跟着坐了起来。


  “你心里没鬼,这么激动干什么?嘴上说得好听!上月底账房找我对账,我们屋里有笔一千两的支出,走的是私账!我没用,自然就是你用了!你给我说,这笔钱你拿去干什么了?”


  白镜堂一顿,声音放轻了些:“她现在和她兄嫂同住十八浦,她兄弟经营布店,从前抵押了出去,现在抵押到期,一时凑不齐钱,要是被钱庄收了,往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只是借她暂用而已,等周转过来,钱就会还!”


  “你放心,她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好啊!我就知道!你们现在是不得了了!”


  张琬琰哪里还听得进,愤怒不已,抓起枕头就朝丈夫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白镜堂,你怎么不干脆休了我,把她抬进来做你们白家的媳妇!”


  “你疯了!”


  白镜堂气得从床上跳了下去。


  “我要是有私心,我还从账上走这笔钱?爹和绣绣都在家,大半夜的你给我小声点,惊动了他们,我看你怎么收场!”


  张琬琰被一语提醒,不敢再大声,心里的气却是没处可去,冷笑:“我就知道!这么多年了,我在你白家做牛做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那个狐狸精一露脸,你就丢了魂!你这么看不上我,当初怎么就不敢硬气点娶了她?白镜堂你这只没良心的叉烧,你这么对我,我和你没完,我带阿宣回娘家去……”


  张琬琰说着,又抓起床头的一柄痒痒挠,朝着白镜堂扔了过去。


  白镜堂避开了,沉着脸,一言不发地撇下张琬琰,转身出屋,扬长而去,当晚就睡在了偏房里,直到第二天的大早,怕被下人看见了让父亲听到什么不好的话,这才悄悄回了房。


  这一夜,这对夫妇各生闷气,白锦绣的郁闷,比起兄嫂不少半分。她几乎没怎么睡着,到了下半夜,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做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梦,睡到第二天的早上快九点才醒来,感到头很痛,根本就不想出屋,也懒得起床。


  她躺在枕上,发呆了片刻,揉了揉胀痛的头,没精打采地坐了起来,俯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一盒藏起来的香烟,点着一支,深深吸了一口,盘膝,靠在身后那面华丽的巴洛克风皇冠形床靠背上,微微地眯起眼,看着自指间袅袅升起的一缕青色烟雾在空气里变幻着形状,渐渐地出神。


  “绣绣,还没起来吗?”


  门外传来了张琬琰的声音。


  “嫂子,我不饿,不吃早饭,你去忙吧,我再睡一会儿――”白锦绣转头朝外,应了一声。


  “舅母和丁表姐来探望你了!你赶紧起来,我帮你收拾下!”


  白锦绣暗叹了口气,急忙从床上跳了下去,到窗边把香烟给掐了丢掉,又大开窗户,使劲地扇着空气,等房间里的烟雾散了,这才顺了顺长发,披衣过去,打开了门。


  张琬琰是她平日一贯的模样,丽服浓妆,脸上擦了厚厚一层白|粉,涂着猩红的唇,但今天眼睛看起来好像带了点浮肿。


  “嫂子你昨晚没睡好?”白锦绣顺口问道。


  张琬琰嗳了一声,笑道:“昨晚不是高兴嘛,确实没睡好,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她抬手,压了压眼角,随即打量着白锦绣,摇头。


  “你看看你,这都什么样子!赶紧梳洗穿衣,打扮整齐点,可别让她们误会你怎么了!刚才舅母和你丁表姐说,你要是不方便下去,她们就来你房间看你……”


  “别!不用不用!我穿好衣服自己下去。嫂子你先去吧。”白锦绣赶紧摆手。


  张琬琰叫家里丫鬟进屋帮小姐收拾,再三叮嘱她,要打扮好才能去见人,这才转身去了。


  白锦绣很快梳洗完,梳了头,换上一套家常的衣裳,接过丫鬟送来的粥,随意吃了两口,就往楼下走去,来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客厅里有说话声传了上来,脚步停了一停。


  舅母正在说着她的事。


  “……绣绣出事,我在家听说了,也是急得要命。不过说真的,当时我就觉着,你们家老爷有些欠考虑了。绣绣是个黄花闺女,谁家大姑娘出了这种事,能遮掩,自然是要尽量遮掩的,何况你们白家这样的人家。当时要是没惊动那么多人,也未必救不回人。现在可好,防营,巡警营,消防营,不止广州,连外县都翻了个天。人是救回来了,阿弥陀佛,不过绣绣这事,全广州也都知道了。咱们是自家人,知道绣绣没事,可经不住外人的嘴呀,万一外头胡言乱语,绣绣没了名节,往后可怎么嫁人!哎,我想想都替她发愁!”


  她啧啧了两声,摇头叹气。


  张琬琰脸上的笑容没了,脸色难看了起来,说:“绣绣出了事,我们家老爷和镜堂唯一想的,就是怎么让她平安回来。只要人能尽快归来,别的我们怕什么,那全都不叫事!”


  她顿了一顿。


  “舅母你自己刚才都说了,咱们是自家人,既然是自家人,舅母怎么也说出这样的话?我是还没听到有谁敢这么快就议论我小姑的。她好好一个人,我白家宝贝着呢!要是叫我知道了,看我不撕烂臭嘴!”


  将军夫人面露尴尬。


  张琬琰又似笑非笑地道:“舅母,我没什么见识,说话老得罪人,您别见怪,我刚才可不是说您。我也知道舅母是出于疼爱之心。不过,往后舅母你要是听到了这样的话,我教舅母,千万别发愁,上去帮着呸两口,不成就再加个耳光子,看谁还敢放肆!”


  将军夫人讪讪地笑,一时说不出话,她身旁坐着的丁婉玉插话道:“好久没见表嫂了,表嫂还是这么利索,叫我实在羡慕。表嫂你是不知道,先前几天表妹没回来,我姨妈在家,饭都吃不下,天天早晚在菩萨面前拜。确实,表妹平安归来才是第一,别的又有什么打紧?”


  张琬琰瞥了她一眼,对将军夫人笑道:“舅母,几年没见,婉玉不但出落得越发好了,人更是玲珑心肝水晶做。看看,这才是一身诗书香,谁家翰林女啊!我往后要是有福气再得个女儿,一定要多多和婉玉亲近。”


  将军夫人终于从尴尬中缓回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后悔刚才只图一时嘴快,忘了白家这个出身落魄商户人家的儿媳不是个好惹的货,听出她这是顺了外甥女的口风,在给自己递台阶下,忙跟着点头。


  丁婉玉羞涩道:“表嫂,你别拿我寻开心了。”


  “舅母你有没有替婉玉寻合适的亲事?要是不嫌我多事,包我身上,我保管给婉玉配个如意郎君!”


  丁婉玉脸更加红了,转过头,忽然看见白锦绣就站在楼梯口,正看着下头自己几人,急忙站了起来:“绣绣你起来了?要是累,别撑着,尽管回房歇着去,等下我去看你。”


  白锦绣走了下来。丁婉玉快步上前,扶住她胳膊。


  白锦绣抽开手,叫了声舅母,对丁婉玉笑道:“表姐放心,我就只关了几天罢了,昨天回来就没事了。多谢表姐关心。”


  丁婉玉仔细端详了下她的脸色,方露出笑容,吁了口气道:“你没事,姨妈和我就都放心了,前几天一直记挂着。昨天原本就想来的,又怕扰了你休息,这才等到今天才来。”


  白锦绣笑着请她坐,自己也坐到了张琬琰的边上。


  将军夫人刚才一时大意弄了个没趣,这会儿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反复地叫白锦绣好好休息,表达自己对她的关爱之情。白锦绣一一答应,陪着坐了一会儿,就听她和嫂子两个人开始扯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笑声阵阵,实在是无趣。丁婉玉仿佛看出了她的无趣,笑说:“绣绣,让姨妈和表嫂说她们的吧,咱们俩一晃都好几年没见了,走,去你房里,咱们说说自己姐妹的私房话。”


  其实白锦绣和舅母系的这位远房表姐从前并没多少交情,出国前,只零星地在将军府见过几面而已。但她这么开口了,白锦绣就说好,于是站了起来,被丁婉玉亲亲热热地挽住胳膊,两人并肩上楼,来到了她的房间。


  她的房间是去年为了她回国重新装修起来的,全西式装饰。丁婉玉打量眼四周,笑道:“这样的好地方,也就只合妹妹你住,要是换成我,还真不配。”


  白锦绣笑道:“表姐你客气了。听说你一个人就把苏州那么大的门庭给撑了起来,还从别房过继弟弟。表姐你是真的能干,我得多多向你学习。”


  丁婉玉自谦。跟着她来的一个丫鬟提来一只食盒,她打开,捧出了一只汤盅。


  “这是我在姨妈家里亲手给你炖的灵芝虫草参汤,有补气宁神的功效,知道你家里不少这个,好歹也是表姐的一番心意。”


  白锦绣向她道谢,接过喝了两口。


  她的房间里竖着几个画架,上面钉了几幅画。有刚画完,也有画了一半的。丁婉玉走了过去,仔细欣赏了一番,称赞道:“妹妹你真是有才,画得这么好。不像我,只会描几笔石头草叶,要是有空,妹妹你教教我才好。”


  白锦绣知她只是随口说说,胡乱点头,嗯嗯了两声。


  两人又坐一起,谈了些闲话。


  丁婉玉不但出口成章,对人对事也颇有见地,对着白锦绣时,更是处处显露长姐之风,关怀备至,劝她接下来不要再去香港了。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中午,白家下人来请白锦绣和表小姐下去吃饭。一同吃完了饭,再喝过茶,舅母就起身告辞。


  丁婉玉握着白锦绣的手说:“今天和妹妹久别重逢,深有知音之感,我在广州还会留些时日,妹妹要是看得上我,咱们姐妹之间往后多多往来才好,免得冷了亲戚关系。”


  白锦绣是真心折服于丁婉玉的大家风范,自愧不如,点头应下。


  送走了客人,白锦绣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什么也不想干,发起了呆。


  假期快结束了,因为出了这个事,不但嫂子极力反对她再去香港女校继续做事,父亲也是这个意思。


  她原本有些摇摆不定,但是现在,越想,心情越是低落,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能干什么,还不如去香港算了,眼不见为净。


  她勉强打起精神,开始收拾自己的皮箱。正忙碌着,听到身后传来嫂子的声音:“绣绣你在做什么?”


  白锦绣头也没回:“嫂子,我想好了,快开学了,我还是去香港吧。”


  张琬琰一把夺过皮箱:“你在想什么?刚出过这么大的事,前几天爹都急得要病了,现在刚回家,你就去香港?现在外头那么乱!不行,你哪里也不能去!”


  白锦绣从前一直觉得和这个嫂子有点隔阂,两人话说不到一处去,但刚才听她开口替自己说话,差点噎死了舅母,忽然觉得亲切了不少,说:“嫂子,我待在这边也没事,我会和爹好好说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大不了多随几个人去好了,反正我们家也不缺那几个钱。”


  张琬琰放下箱子。


  “不行!万一再出这样的事怎么办?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张琬琰说完,觉察自己语气有些重,怕得罪了小姑子,急忙又露出笑脸,拉着她一道坐了下去,轻言细语地劝:“你自己想想,现在又去香港的话,爹能放心?爹年纪也大了,咱们总不好老叫他操心,你说是吧?”


  白锦绣不语。


  张琬琰看了她一眼,忽然福至心灵:“莫非你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怕爹把你胡乱嫁人了?”


  她安慰小姑子:“你放心,你不用嫁给那个聂载沉的!这事成不了的!”


  白锦绣一听,好是扎心,眼角忍不住红了。


  张琬琰还是头回见小姑子在自己面前红眼睛,一下慌了,帮着她抱怨:“我实在是不懂,爹到底怎么想的,这么委屈你!顾家儿子没用,爹看不上就算了,咱们又不是没别人可选了,怎么想到把你嫁给聂载沉?他是咱们白家的大恩人,怎么谢都是应该的,但不能拿你的终身去谢,是吧?你放心,幸好他也上道,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昨晚爹一提,他就主动给回绝了……”


  张琬琰不解释还好,越解释,白锦绣心里扎刀更甚,呆呆坐着,一动不动。


  张琬琰忽然想了起来,说:“放心放心,别怕,这事啊,爹他就是再想,也绝对成不了了!我跟你说,就刚才你上楼后,你舅母跟我一直打听着聂载沉的事呢。”


  白锦绣噌地一下坐直身体,转头看着张琬琰。


  张琬琰见勾出了小姑子的兴趣,故意卖关子,不说了。


  “舅母打听他想干什么?”白锦绣忍不住追问。


  张琬琰这才笑眯眯地道:“你那个丁表姐啊,看上他了!你舅母也觉着好,说聂载沉是个能干的人,要是成了,往后能帮你丁表姐支撑门庭。她刚才急着回,我留都留不住,就是要准备晚上请人到家里吃饭呢!你丁表姐不是才女吗?古筝弹得那叫一个好。你舅母说,让她晚上弹给聂载沉听。你表姐长得自然没你好,但也是个美人,有才,人又知书达理,温柔贤淑,聂载沉那种当兵的,怎么可能不喜欢这样的?你想,他们的事一成,爹还怎么拉郎配?”


  “嫂子原本还有点想不通,咱爹主动开口,招聂载沉做女婿,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他怎么可能拒绝?原来是和你丁表姐先对上了眼!我说呢!聂载沉配你自然是不够格的,不过说真的,除了你,别管是谁家小姐,那还真没问题!”


  白锦绣惊呆了,以至于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琬琰以为小姑子放心了,轻轻拍了拍她手,哄道:“听话,你在家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


  嫂子走了,剩下白锦绣一个人心如猫抓,又是沮丧,又是难过,再也忍不住,扑到床上趴着,默默地掉了好一会儿的眼泪,心底那股阴暗的嫉妒之火再也遏制不住,熊熊蔓延,刚才吃了几口丁表姐送来的补汤而生出的姐妹之情,在妒火之前,瞬间破裂。


  古城回来这才几天,他竟然瞒着自己,已经和丁婉玉对过眼了?
难怪他会拒绝父亲的好意!


  男人果然都是叉烧包,昨天才刚抱自己下山,今天就要去听丁表姐弹古筝!


  既然丁表姐还要和他再勾搭一番,那就说明两人事还没成。


  她还真不信了,凭自己出马,会收不了这个聂载沉。就算不要,也是她不要他,怎么能让他先甩了自己,另结新欢?


  她含泪出神了片刻,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擦了擦眼睛,扭头看了眼西洋钟的时间,过去就打开了门,叫人去把烫发师傅接来家里做头发,她打扮好了要出门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