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恋恋浮城 第 37 章

书名:恋恋浮城 作者:蓬莱客

  广州那家专门替富家太太小姐做卷发的烫发铺老板带着工具火速赶到白家。做好了头发, 白锦绣打开衣柜, 一件件地翻着之前洋装店里送来的一排都还没穿过的新衣, 一口气试了十来套衣裙,最后终于选定了一套最能凸显自己白皙肤色的长裙。蓬蓬袖, 圆领束腰, 长裙垂及脚踝上方数迹料子是纯墨绿的软缎,裙裾上缀着层层蕾丝, 再搭上一双尖头小羊皮鞋,走路时裙裾拂动,就好似风拂湖波,再配上新做的垂卷长发, 既淑女,又透出点隐隐的魅惑性感。


  白锦绣又对镜仔细化了个妆, 往唇上抹了层樱桃色口红,轻扫腮红, 戴上一双珍珠耳环,又往脖子上戴了条珍珠项链,最后往耳后和腕上洒了点法兰西香水, 这才拿起准备好的东西,出房间下楼。


  白成山和白镜堂今天各自有应酬, 早上出去了还没回。张琬琰刚才哄完小姑也出门去了, 不知去向。刘广等几个大管事也都各自忙碌,不在家, 家里只剩小管事。刚才听小姐说要去将军府,都是亲戚,自然放心,也不多问,早就准备好马车在外头等着。白锦绣登上马车就直奔将军府,不早不晚,掐在饭点前的半个小时,停在将军府的大门之外。


  将军夫人对这件事非常上心,特意要康成出面以有事相谈为由把聂载沉给叫到家里。这会儿府里待客的一切事都准备好了,只等客人上门。


  将军夫人亲自到厨房看菜,看完了回到客厅,听见近旁侧厅里发出一阵拨弄古筝的乐曲声,走了进去,打量了下外甥女的衣妆。


  丁婉玉穿了身新做的杏色旗装,妆容精致,人显得端庄而雅致。


  夫人满意地点头:“这就对了,简直挑不出半点毛病。等人来了,我叫你姨父带他在外头说话,你就在这里弹,我会见机让他知道是你在弹奏。你有才有貌,人又能干,真真的大家闺秀。男人嘛,哪个不想娶你这样的回家?”


  她想起自己白天去白家时遭的奚落,心里还是有点余气,又道:“你和我那个白家的外甥女,面上过得去就行,不要和她往来!还好你表弟当初没和她定亲,这要是定下了亲事,现在出了这种事,叫我怎么出去见人?我早就看不惯她那没规矩的样了,就知道,迟早会出事的,果然被我料中了!你可千万不要被她带累了名声!”


  “知道了。”丁婉玉轻声道。


  将军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想了下,又道:“吃饭就我们自家几个人,撤大桌,用小圆桌,这样更亲近些,也好安排座位。到时候我会安排你坐他边上……”


  夫人正叮嘱着饭桌上的注意事项,门房疾步而入,她还以为聂载沉提早到了,没想到门房开口说白家女儿。


  “夫人,白家的表小姐来了!”


  将军夫人错愕,问门房:“她怎么突然来了?”


  厅外响起一阵鞋跟落地的声音。将军夫人抬头,外甥女打扮得像个从西洋宫廷画里跑出来的公主,笑吟吟地冒了出来。


  “舅母!表姐!”


  白锦绣迈着轻快的步伐,径直就走到了两人边上,这才停下了脚步。


  将军夫人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眼,脸色实在挂不住,当场垮了下去,和丁婉玉对视了一眼,迟疑了下,问道:“绣绣?你怎么突然来了?有事吗?”


  白锦绣道:“怎么了?我不方便来吗?舅舅在家吧?刚才我问了门房,说舅舅没出去。”


  她张望了下左右。


  “不是不是!”将军夫人急忙露出笑容。


  “我们下午才从你那边回来,这会儿你突然又过来,不是没个准备,有点意外嘛。”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


  白锦绣扬了扬手里拿着的一本画册,冲一旁的丁婉玉笑道:“表姐,上午咱们闲谈,你不是说想和我学西洋画,还说咱们姐妹要多走动吗?我在家没人玩儿,无聊得很,反正舅舅舅母都是自家人,将军府就和我家差不多,不会嫌我,我就带了本介绍西洋画的入门画册,过来找你玩儿。”


  丁婉玉一顿,没想到自己白天随口应酬的一句话,这个白家表妹竟然当真了。


  这样的场合,她自然不希望有别的年轻小姐也在场。只笑着,没立刻应答,看向将军夫人。


  眼看就要饭点,人应当也快到了,饭桌上凭空多出来一个人,还打扮得这么光鲜招眼,就算是丈夫的外甥女也不行。


  她咳了声,笑道:“绣绣,真是不巧,你表姐正好有点事,这会儿不方便,你看要么你们改期怎么样?明天也行。”


  要是个知理儿脸皮薄的小姐,听自己这么说,自然就该开口告辞了。


  偏偏丈夫这个从小被惯大的外甥女,半点儿的眼见力也无,更是不知道看人脸色,只见她把那本画册塞给丁婉玉,说道:“那好,表姐你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也好些时日没见舅舅了,这回我出事,舅舅帮了大忙,我得谢谢舅舅去!”
将军夫人来不及拦,就见她自顾往丈夫的书房快步走去,一边走,一边嚷:“舅舅,你在家吧?绣绣来看你啦!”声音传出去老远。


  康成听到,起身打开门,看见外甥女像只蝴蝶似地穿庭过院,朝这边飞了过来。


  他是有血缘的亲舅舅,和夫人不一样,自然疼惜自己的外甥女,见她来了,脸上顿时露出笑:“绣绣你来啦?”


  白锦绣点头。


  “舅舅,这回我出事,实在麻烦你了,昨天下山的时候,人乱糟糟的,绣绣也没能和舅舅你说得上话,今天我没事了,特意过来看舅舅的,想和舅舅你道声谢!”


  外甥女的声音甜甜的,康成心里一下涌出一股暖流:“傻丫头,你没事就好,都是自家人,怎么和舅舅说这种话?”


  “舅舅自然是绣绣的亲舅舅,但道谢还是要的。”


  康成很高兴,抚须笑道:“正好也快吃饭了,留下吃饭了再走!”
将军夫人匆匆地追了过来,听到丈夫开口留吃饭,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加以制止,就听到外甥女响亮地应道:“好!绣绣正好肚子也饿了!”


  康成看见夫人站在门外,笑道:“绣绣来了,正好,晚上一起吃饭!”


  将军夫人满心不愿,却也只能这样了,压下心中的不快,脸上也勉强露出笑容:“好,那就多吃点。”


  “谢谢舅母,那我就不客气了。”


  将军夫人脸上笑着,心里正气恼,管事站在院子那头喊道:“老爷,太太,聂大人来了!”


  “载沉到了,看看去吧。”


  康成迈步而出,将军夫人只能撇下这个讨人嫌的外甥女,快步跟了上去。


  康成夫妇和上门的聂载沉说话时,白锦绣溜达到了丁婉玉所在的那间侧厅,见她坐在一架古筝后,看见自己进来,脸色有点异样。


  她视而不见,上去就伸出手,胡乱抹了下弦,筝弦发出一阵怪异的音调。


  “表姐,听说你是个中高手?我小时候也学过这个,就是太懒了,学了几天就丢了。真是羡慕你啊,大才女!哪天你有空教教我好吗,我想重新学。”


  丁婉玉的笑容有点牵强:“妹妹你想学,自然没问题的,等我有空,一定教你。”


  “表姐你什么时候有空?”白锦绣立刻追问。


  丁婉玉一时应不出来。


  “要么现在好了!”白锦绣亲亲热热地握住了她的一只手,甩啊甩的。


  “你有事,本来我想回家的,可是舅舅非要留我吃晚饭不可,我不好意思走,只好留下了。刚才那个叫什么聂载沉的来了,舅舅大概还要和他说一会儿话,离吃饭还有一会儿,表姐你就现在教我好了!”


  丁婉玉已经听到客厅里隐隐传来康成和聂载沉说话的声音,忙推开白锦绣的手,推脱道:“表妹,改天吧,改天我一定教你。”
“好吧。”


  白锦绣也不勉强,起身坐到一边,托腮看着丁婉玉。


  丁婉玉见她两只眼睛盯着自己,半晌都不带眨一下的,浑身不适,更怕被她觉察到了自己的意图,万一遭她轻看,怎么好意思就这么弹奏?但心中又期待着将军夫人给自己安排的这个机会,实在不想就这么错过了。心里有点不快。


  她知这个白家表妹胸大无脑,想了下,若无其事地笑道:“表妹,我原本确实是有点事的,不过既然你想学,别的事也就不打紧了,我先教你好了。这样吧,我先弹一曲给你听,听完了,你给我说说你的感觉,怎么样?”


  白锦绣原本打定主意厚着脸皮胡搅蛮缠不让她献技,但耳朵里听到客厅方向传来了一阵隐隐的话语之声,想到他拒绝了自己的父亲,巴巴地跑来这里相亲,心里就是一阵气,又伤心,一下改了主意,心中冷笑。


  让他听好了,他要是敢心动,回头看她怎么收拾他!


  主意是改了,心里终究还是有点发酸,看着丁婉玉为这场相亲饭精心打扮的模样,实在按不住心底蠢蠢欲动的那个阴暗小人,故意说:“表姐,你是奏给我听的,可这里离客厅不远,怕那个聂载沉也能听到。你不知道,他以前还给我开过车呢,就一司机而已。让他听到表姐你的仙乐,未免便宜他了!”


  丁婉玉屏心敛气正要拨弦,忽听白锦绣这么来了一句,语气轻慢,实在忍不住了,停下来正色道:“表妹,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且不说他刚奋不顾身救过你,是你的救命恩人,就算没这回事,英雄不问出处,从前替你白家做过事,那又怎样,你不能这样目中无人!”


  白锦绣听她这就开始维护了,心里的酸意更是冒个不停,面上却道:“是,表姐你教训的对,我不该这么说的。我往后不敢了。”


  丁婉玉盯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这才开始弹奏。


  她弹的是古筝名曲高山流水,本就技艺高超,又用心准备过,一曲下来,自然是行云流水,情韵动人。


  白锦绣只知道这个远房的丁表姐精通古筝,却没想到她精到了这样的程度,连她听了也不得不服。


  丁婉玉还没奏完,她就忍不住懊悔起自己刚才的决定了。


  她真是蠢,就不该让她有机会露这个脸的。万一聂载沉听了真的心动,可怎么好?


  “表姐,你真厉害啊!”


  一曲可算完了,白锦绣心里酸得不行,嘴上却笑嘻嘻地称赞。


  丁婉玉谦虚了两句:“没什么,雕虫小技而已。”


  客厅里,聂载沉正和康成说话,忽然听到某处传来一阵筝乐。


  将军夫人笑道:“这是我外甥女婉玉在练习吧?这孩子,从小乖巧又灵慧,她师傅说她天分极高,古筝自己也是没什么可教的了,她还是不放松,这会儿还在练呢。”


  康成知道这是她故意的安排,心里有点不以为然,但也没说什么。


  聂载沉笑着点了下头,没说什么。


  将军夫人暗示康成不要再说话,几人就沉默了下来,听着侧厅那头传出的乐曲。


  一曲终了,夫人看了眼聂载沉,起身说:“饭点了,载沉留下吃饭吧!”说完又朝丈夫丢眼色。


  聂载沉急忙站了起来。


  “不敢叨扰夫人。先前将军说找我有事,敢问是什么事?”


  康成无奈,清了清嗓子:“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你救了我外甥女,我夫妇对你很是感激,所以叫你过来,表个谢意。吃完饭再走吧。”


  将军夫人已经连声命人开饭,热情得很,聂载沉就算再不愿,也不好就这么走掉,只好道谢,跟着走进了饭厅,见里面摆着一张圆桌,桌上已经上好了菜。


  康成坐到了正对门的位置上,将军夫人叫他坐在康成边上,自己坐到了他的对面。三人坐定,将军夫人笑道:“载沉,将军对你很是器重,回来常在我面前提你,你也不算外人,就当是自家人吃饭好了,我把我外甥女婉玉也叫来一起吃吧。”说完转向一旁站着的管事,吩咐道:“去把小姐请来。”


  管事快步而去。


  聂载沉没有作声,视线落在自己面前的那副碗筷上,片刻之后,听到饭厅外传来一阵年轻女孩轻快的笑声。


  这笑声……


  要不是他实在太过熟悉,差点还以为是听错了。


  他压下心中的诧异,忍不住抬眼,转头就看见白小姐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似的,亲亲热热地挽着笑容有点勉强的丁家小姐,两人肩并肩地从外头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