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恋恋浮城 第 7 章

书名:恋恋浮城 作者:蓬莱客

  聂载沉走进白家书房。一个留着短须马褂长衫的老者坐在太师椅上,花白的头发,目光十分精神,知道是白成山,上前问安。


  白成山略打量了眼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身姿挺拔,大约为方便行动,穿普通的青灰色绑腿便服,衣是旧色,却十分整洁。向自己问安过后,稳稳地立着,不卑不亢,透着他这个年纪之人罕见的稳,心里便暗自点了点头,笑着叫他坐。


  聂载沉知道白成山特意找自己,不会是无事闲话,也就没有推脱,道了声谢,坐到了摆在最近的一张椅子上。


  立刻有下人进来斟茶。


  白成山先问他今天过来的路上情况,聂载沉心里咯噔一跳,面上却没有表露,自然说一切顺遂。


  出了那样的意外,白家小姐虽然当时看起来极其恨恶,但想来回家后也不会说出去的。看白成山的表情,不像是要为此兴师问罪。


  白成山对他的回答深信不疑,笑道:“小女从小被我惯大,性子是有些由着自己的,好在该有的教导,她从小起我也不敢缺。但人无完人,万一路上要是有所得罪,还请多多担待。今天她能平安到达,更是辛苦你了。我也几年没见她了,刚才我只顾忙着和小女说话,没来得安排你的下榻之处,礼数不周,聂大人见谅。”


  做父亲的在外人面前提及女儿,言辞听起来好似是在贬,实则话下分明是自夸。


  聂载沉极力不去想自那天遇到白家小姐之后的种种,至于今天的意外,更是该像答应过她的的那样尽快忘掉。略一顿,站了起来说:“白小姐淑性茂质,闺英闱秀。能为白老爷效力,载沉更是求之不得。白老爷你德高望重,我不过一无名小辈,请白老爷叫我名字就是。”


  他有些不知该怎么顺着白成山的口风去夸白家小姐,突然想起那天高春发的话,急忙借用了一下。


  白成山呵呵地笑了起来,摸了摸胡须,显得很高兴。示意他再坐,说:“那我就倚老卖老,不客气,叫你一声载沉了。”


  聂载沉再次坐了回去。


  寒暄的同时,也观察完了人,白成山也就开始说正事。


  “载沉,我听我儿子讲,你当年是讲武堂甲等第一名毕业的,擅军械。不知道你对时下的武器装备了解如何?”


  “略知一二。”


  “倘若我要从洋人那里购入一批装备,你能否替我把把关?”


  聂载沉看向他。


  白成山解释原委。


  事情是这样的,古城有个大约一千号人的巡防营,自然了,是从前留下来的号服旧军,依然还拿刀枪火铳,去年实在发不出饷了,原本要裁撤,被白成山给阻止了,代替朝廷出钱维持。


  他资助新军,更多的,还是出于和将军府的人情。而之所以也养着这支旧军,却另有自己的考虑。


  古城相对广州府而言自然偏僻,但地处两广边境,东西往返捷道的一个必经之处。形势叫人放不下心,万一什么时候要出了大事,这里有支听自己调用的队伍,无论是对古城还是对白家而言,都是个保障。所以白成山准备用如今最先进的器械重新装备巡防营,替换掉老掉牙的刀枪和铳。他和花旗银行广州办事处的一个帮办有生意往来,帮办介绍了一个美利坚商人。商人得知购买方是白成山,愿意亲自过来洽谈。


  “约定明天带着样品到此。那个帮办向我信誓旦旦,说美利坚商人十分诚信,但自己这边没个懂行的人,我还是不放心。钱倒是其次,我要的是好货。我对这方面不在行,手下没有懂的,巡防营的人就不用说了,原本是想从广州陆军衙门后勤借个行家的,但据我所知,你们新军如今的装备,大多也都是汉阳造,后勤的人对如今国外装备的行情也不是很了解。”


  他看着聂载沉,目光中带了点期待。


  “也是巧,恰好你今天到了,所以我也就冒昧开口。不知道能不能帮忙?”


  聂载沉略一犹豫,颔首道:“我尽量。”


  白成山看他如此回复,知道是有谱:“那就有劳了。”


  他看了眼窗外。“晚上一道吃饭吧。”


  这趟开车的事,完全是个意外,于聂载沉而言,只想快些交差,早些回去,并没有要和白家有所深交的打算。


  他的眼前顿时浮现出那双不拿正眼看自己的乌溜溜的眼,自然不想再凑上去惹人厌,立刻以不方便打扰白府内眷为由,站起来婉拒。


  白成山坚持:“不过是吃顿便饭而已,添一双筷的事。如今和从前也不同,没那么多讲究了,你和小女也不是没见过,再拒,就是过分见外。”


  白成山的态度随和,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人物的的架子,但这个老者的身上,却仿佛带着一种叫人不能违抗的力量。


  聂载沉无法再推脱,只好道谢:“那就叨扰了。”


  白成山脸上露出笑意:“你路上也累了,先去休息,到时我会叫人去叫你。”


  ……


  书房一出来,那个一直等在外头的老徐管事就笑着给聂载沉引路:“聂大人随我来。”


  老徐带着他去东厢白家专门给客人准备的地方。因原本的通道正在为大寿赶最后的修整,还不能通行,引着绕行。


  老徐是个健谈的人,一边为绕道赔罪,一边说着过几天老爷过寿的事。绕过中堂时,两个仆妇正踩着梯子,在小心地擦拭高悬着的那块上书“天赐福德”的堂匾。


  老徐解释:“这还是光绪年时,西太后给我们老爷的亲笔所赐。朝廷当时困难,我们老爷资助了五十万两,西太后特意召我们老爷进京询商事,还赐下这笔墨。”


  老徐的口气,带了点自豪。


  聂载沉沉默着同行,到了东厢客房。


  这里的条件比刚才的那间小屋子自然不知道好了多少。他那简单的随身之物,也已被白家下人取了过来。老徐请他休息,随即退走,天擦黑的时候,派了个人来请吃饭。


  聂载沉只能跟了过去,走到白家饭堂,快到的时候,听到里头飘出一阵年轻女孩的笑声,又娇又甜,又酥又软,声音好似裹了蜜糖。


  “……爹爹呀,绣绣真的没有骗你呢,老早就想回来了。就怕爹爹嫌我不听话,不要我,要赶我走呢——”


  没看到人,却也能想象说这话的人那小鸟依人的模样。


  白成山充满了愉悦的声音随之传来:“好了好了!等下客人就到,小心让人笑话了。”


  聂载沉迟疑了下,停住脚步。


  刘广已经坐着马车回了,这会儿正笑嘻嘻地站在饭堂口,扭头看见聂载沉,忙过来迎:“聂大人来了!”


  里头的女子笑声尾音像被突然掐掉,断了。


  “快请人进来!”白成山说道。


  聂载沉定了定神,迈开脚步,跟着刘广进去。视线的第一眼,就看到坐在白成山边上的那位白家小姐。


  她又换了个模样,不同于之前的任何装扮。一头青丝整整齐齐全部梳了上去,在一侧绾成简单的发髻,髻心插了支粉彩玉的小流苏双垂簪,双耳戴同色的珍珠坠,身上穿着套淡水色的夏日褂裙,整个人透着雅致和秀美的气质。


  聂载沉走进来,她正侧着半张脸,抬手仿佛要端她面前的一只小茶盅。


  大袖随她抬臂的动作滑了些上去,露出一段白手腕,腕上悬着的那只开口莲花珊瑚银镯,在明亮的烛火中轻轻晃动,闪着温润的光泽。


  完全一副少女闺秀的模样。


  聂载沉险些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她是不是家里还有个姐妹。


  “载沉,进来!”


  白成山招呼。


  聂载沉立刻收回目光,跟着刘广来到自己的位子前,向白成山低声道谢。


  张琬琰带着阿宣也在座了,态度显得很热情:“聂大人别客气,就当是在自家,饿了吧,快坐!”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叫下人斟茶。


  聂载沉再次道谢,坐了下去。


  白成山指了指自己的孙子:“叫阿宣,上新式学堂了。”又笑道:“刘广说这些天多亏有你,照顾我女儿。”


  白家小姐垂眸抿了一口端起来的水,听到父亲提及自己,仿佛才刚留意到他进来似的,放下盅,转过来半张脸,眼波烁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略带矜持,算是回应自己的父亲和对方招呼。头上的那只流苏簪随了她的动作微颤。


  “都是认识的,不必拘束,吃饭吧!”


  白成山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