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恋恋浮城 后记(二)

书名:恋恋浮城 作者:蓬莱客

  后记二


  这一天, 天空万里无云, 北方冬天的阳光照在天津总站的站台上, 空气又干又冷,离下一班从北京到这里的火车抵达还有二十分钟, 但站台上已经来了许多人, 几乎集齐了天津当下的所有当权人物和各界名流。站在最前头的就是不久前刚爬上位子的直隶省长,姓吴。站台上除了这些或披着威风神气军大衣、或戴着貂帽裹着裘皮的人,还有一支军乐队和许多翘首等待的记者。


  这么多人今天齐聚在此, 是要接一位从北京南下的全国闻名的大人物。


  这位大人物就是南方的聂载沉。他因不久前刚结束的那场护国战争而被全国报章誉以反复辟英雄之名,声望卓着。两个月前战事结束后,老冯上位,宣布恢复国会, 国家重新步入正轨,举国欢庆胜利。他这次来北方的目的, 是为参加国会,每到一地, 无不受各界热烈欢迎。今天北京事务已毕,他南下路过天津。


  “来了,来了――”


  伴着远处传来的一阵鸣笛之声, 众人看见火车出现在了视线里。站台上起了一阵骚动。


  军乐队的队长收到命令,抖擞精神, 凌空舞了下手中的指挥枪头, 乐队立刻奏起高亢的欢迎乐曲。


  火车仿佛一头喷着黑烟的钢铁巨兽,轰隆隆地进了站台。停稳后, 一节车厢车门被门后的卫兵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呢子军大衣的年轻男人,面容英俊,双目炯炯,正是聂载沉。


  “聂老弟,你可算到了!自从三年前广州一别,为兄我就一直盼着能再和你晤面,望眼欲穿!”


  吴省长快步上前,热情地握住了聂载沉的手。


  这位吴省长,就是当日曾作为北府特派员南下和聂载沉会面的那位。如今当日总统没了,他却摇身一变,当上了直隶省长。


  聂载沉亦笑,颔首回应。


  寒暄几句,吴省长回头,冲着身后众人哈哈笑道:“我与聂督军从前在南京就有过兄弟交情!今天他了这里,机会难得,公事之余,我定要与他好好叙旧一番!”说完站好位置,让记者拍照。


  这种场面话,聂载沉早见惯不怪了,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众人纷纷附和,争相上来和他打招呼,站台上闪光灯一片。拍照后,在军乐队奏出的乐曲声中,省长带着贵宾出了站台。


  火车站外的路边也聚了许多前来欢迎的人,大多是市民和手里举旗的年轻学生,看见聂载沉的身影出现,欢呼声四起。聂载沉停步,挥手向着自己致意的学生招呼了一下,随即坐上一辆汽车离去。


  他要在天津停留两天,下榻在了着名的利顺德大饭店。抵达后的当晚,受天津文化人士的邀请,在吴省长和各界名流的陪同下去看戏。唱戏的女伶现在红得发紫,大受追捧,据说还是某个不久前在护国战争中遭受牵连被迫下野如今寓居天津的某公的干女儿。


  台上女伶的戏唱得自然好,行云流水,满堂喝彩,看完戏后,聂载沉以劳累为由早早回了饭店休息。谁知第二天,报纸不但报道他抵达天津的消息,同时,在小报的报头上,竟然出现了关于他与昨晚唱戏的女伶的桃色新闻。


  根据这些小报的描述,该着名女伶几年前本是在广州唱粤戏的,当时就已小有名气。据说那时就和聂督军有旧了,至于后来为何她辗转飘零孤身到了北方改唱京戏,那就属于不可说了。总之消息描述颇是暧昧,暗示当时因为男方已婚,不容于夫人。


  这则新闻顿时吸引了大众无数目光,当天诸多晚报疯狂转载,一夜之间,护国英雄与乱世红颜的桃色往事,传得人尽皆知。


  次日,聂载沉在天津事毕,计划明早动身离开。当晚,直隶省长包下了一间大饭店,贵宾陪坐,为聂载沉送行。


  聂载沉到天津后,从早到晚,所到之地记者全程跟踪。当晚的这场饭局,自然也有记者请求入内拍照报道。


  吴省长刚上台,屁股还没坐热。因为这地方和北京近,风云变幻,直隶“总督”的位子不大好坐,几年间,人是走马灯似的换。他私心想多蹭些现在这位声望卓着的护国英雄的光,自然愿意让报纸渲染自己和他的关系,一口答应。酒过三巡,省长笑道:“聂老弟,你在广州多年,广州只听南戏,不听京戏。昨晚我们这边的戏,你听得可还入耳?”


  “京戏粤戏各有所长,南北习惯使然。昨晚的戏,自然是好。”聂载沉道。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吴省长朝包厢门口的方向轻鼓手掌,又扭头笑嘻嘻地说:“昨晚唱戏的女伶,老弟你或许不知,现在在我们天津鼎鼎有名,多少人一掷千金,想听她开腔唱一句都没机会。自古美人爱英雄啊,她对聂老弟你却无比敬仰,这不,老哥我晚上索性就把她也叫来了,让她给老弟你敬杯酒。”


  众人转头,看见门外进来一个女子,一身丽衣,面染胭脂,身姿曼妙,双目如水,果然是小玉环。


  报纸大加转载的关于聂载沉和小玉环的旧日桃色新闻,在场谁人不知?见她进来后,一双妙目盈盈望着座中的聂载沉,朝他姗姗而去,顿时跟着叫好。


  小玉环目光流转,在起哄声中笑盈盈地走到聂载沉的身边,端起伙计倒上的一杯酒,送到他的面前,含笑道:“我对将军慕名已久,今晚有幸,竟在这里见面,实在是三生有幸。请将军饮了此杯。”


  包厢里的起哄声更大了,记者们也急忙靠近,争着抢占最好的位置,摆好架势拍照。


  聂载沉起先没有动,更没有起来。


  吴省长笑道:“聂老弟怎么了?莫非美人敬酒,酒未入口,老弟你就酒不醉人人自醉?”


  周围的笑声和起哄声更大了。


  聂载沉终于站了起来,却没有伸手接酒,道:“不是醉酒。是不敢喝。”


  吴省长一愣,随即道:“英雄美人两相配,美人青睐,老弟有什么不敢喝的?莫非真的是被人给醉倒了?”


  他自以为说得风趣,说完自己哈哈大笑。周围人也都跟着他笑。


  聂载沉道:“吴省长你误会了,何来之醉。实在是因为我答应过夫人,出门在外,须与无关之异性保持距离,更不用说饮酒了。”


  他看向还双手举杯送在自己面前的小玉环,神色淡漠:“抱歉,鄙人惧内。你这杯酒,鄙人不便喝。”


  包厢里的杂声一下没了,众人面面相觑。


  小玉环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目光定定望着他,那双捧着杯的手却还是不肯放下,依然僵在半空,顿了一顿,脸上勉强又露出笑容,柔声道:“小女子对将军真的是万分敬仰。将军莫非真的不给我半点面子?不过一杯薄酒而已。”


  吴省长也反应了过来,咂摸了下,觉着这场面有点不好看,打着哈哈道:“看不出来,聂老弟还会说笑!听你这意思,莫非夫人神机妙算,算到你此行会遇到美人,所以提前对老弟你耳提面命?”


  聂载沉笑了笑:“自然不是了。我夫人很忙,每天她自己的事都做不完,哪里来的心思管我这些。吴省长你是有所不知,其实全因当初我刚认识夫人时,对她一见倾心,百般追求,对她许了这般诺言。”


  他看向周围的人。


  “诸位应当也听说过我夫人的。当初她嫁我时,我不过广州新军下的区区一名标统。要不是许下这个重诺,以她的出身地位,当日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下嫁于我?”


  他说完,转向一旁听得张大嘴巴的记者们:“你们可以记下我今晚说过的每一句话。一个字也不用删。我既当众说出来了,也就不惧被人知道惧内。”


  包厢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记者没想到他竟当众发表这样的言论,主动谈及他与夫人的秘辛往事,实在吸引眼球,有心大写文章,又惧怕他不让登载,没想到他自己竟主动允许,大喜过望,纷纷提笔记录。


  包厢里,再没有人关注小玉环了。


  她的脸色起先变得苍白,随即变得赤红。那双捧着酒杯的手,再也无力继续停留半空,慢慢地放了下去。


  “聂将军,这回你北上,夫人怎么没有随行?我久闻夫人之名,不但兴办实业,更是画家。听说她的画在欧洲还获奖展览过,实在想一睹夫人风采。”


  记者消息灵通,对这些自然不陌生,又开口追问。


  “这回我原本是想带她来的,但她没空。我岳父在沪办了一所大学,下设美术专科,她现在在沪,忙着筹备美术专科的一个画展。顺便说一声,画展面向公众开放,在座诸位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去参观一番。”


  “好!夫人的事业,为兄一定支持!今晚回去了,就叫我妻女去上海瞻观画展!”


  吴省长立刻表态,众人也跟着纷纷点头,又奉承:“聂夫人不但辅佐将军,贤妻良母,还从事实业,又是着名画家,如此身兼数职,实在是当今妇女之先进榜样!”


  聂载沉点头:“确实如此。当初我能娶她为妻,实在是此生之幸。”
记者们飞快记录。


  聂载沉斟了杯酒。


  “今晚也尽兴了,感谢省长款待,也多谢诸位拨冗相陪。明早还要赶火车南下,鄙人先行告辞,下回有机会再聚。”


  他朝吴省长和其余人敬了杯酒,饮了,放下酒杯,转身离去。


  当夜一回饭店,他就下令随从动身,坐最后一班南下的火车,连夜离开天津。


  次日上午,在上海新立的树人大学里,美术专科学院面向公众举办的画展,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参观的多是本地慕名而来的学生,也有社会人士。


  展览厅的一角里,一个穿件深驼色细绒大衣的年轻女子,正被一群学生围着。她的手中拿着画笔,在画架前亲自示范作画。


  女子打扮并不出挑,但容貌极美,举手投足,更是自带风范,一身贵气。学生们聚精会神看完她的示范,提问近期颇遭舆论抨击的用人体模特作画的争议。
女子道:“对于西方美术的学习者来说,用人体模特练习作画,不但必要,而且必须。但国情之故,必会遭遇质疑和反对,并且短期之内,无法改变。但我相信,随着民智日益启发,终有一天,质疑和反对必会消声。我的专科会设人体模特室,改变就从我们这里开始。”


  学生们热烈鼓掌。


  这位年轻女子就是白锦绣。


  人群里,她忽然看见儿子被便衣警卫队长牵了进来,正往这边走来,知道是找自己,就笑着和学生道了别,放下画笔,朝着儿子走去,忽然听到身旁有人叫了声自己:“表妹!”


  她转头。


  叫自己的人是丁婉玉。


  几年没见了,丁婉玉现在已是妇人打扮,全身上下戴满首饰,人也富态了不少,看起来日子过得还不错。


  白锦绣知道她那年跟着舅父舅母去了香港后,嫁给一个死了太太的中年富商做继室,后来跟着丈夫回来定居上海。只是没想到,她今天会来这里。


  白锦绣停下脚步,露出微笑,也叫了她一声“丁表姐”。


  丁婉玉朝她慢慢走来,停在面前,环顾了一圈,说:“表妹,你现在真挺风光。妹夫就不用说了,你自己也挺不错。我承认,我真的是没法和你相比。今天原本不好意思来你面前露脸的,但想到你远道而来,咱们毕竟是亲戚,也不好装作只知道,所以厚着脸皮就来了。”


  “不必客气。欢迎参观画展。表姐你要是需要向导,我可以叫人来带你。”白锦绣笑应。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等下随便看看就行。”


  “也好。表姐你自便。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锦绣正要迈步走,忽然听到丁婉玉用充满同情的语气说:“表妹,不知道你看了昨天的报纸没?我无意看到一则消息,和咱们以前认识的一个在广州唱戏的叫做小玉环的女伶有关。”


  “唉,男人嘛,在外头混久,见得多了,难免都学会了逢场作戏,哪怕是妹夫那样的人,也不能免俗啊。表妹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这种事呢,传几天,新鲜劲过去,也就好了。做人呢,自己保持心情愉快要紧。”


  白锦绣停住脚步,瞥了她一眼,笑了。


  “丁表姐,你到现在还这么关心我,我真的挺意外。你放心,我心情相当好。你这么替我难过,大概是还没来得及看今天的报纸吧?赶紧去看看。看了,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和我一样。”


  “确实就像你刚才说的,做人呢,自己保持心情愉快要紧。”


  丁婉玉呆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反应。


  自己确实还没来得及看今天的报纸,今早就找来了这里。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夫人,将军提早离开了天津,昨夜连夜坐火车南下,半小时后到站,要来这里接夫人。。”


  警卫队长上前禀告。


  白锦绣点了点头,弯腰亲了亲跑到自己身边的儿子的脸,说:“走吧,你爹来了,娘和你去车站接他。”


  她朝还呆着的丁婉玉笑了笑,牵着儿子的手走了出去,坐上一辆等候在外的汽车,在前后汽车的护卫之下去往火车站。


  这个丁表姐,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开,现在突然冒出来,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吗?


  等她看到了今早报纸的最新消息,嘴巴恐怕都会气歪吧?


  坐在汽车里,白锦绣搂住儿子笑。


  “娘,刚才那个女人说的小玉环是谁啊?”麟儿忽然问道。


  “哦,是以前一个喜欢你爹的女人。”做母亲的说。


  麟儿轻轻皱眉。


  “那刚才那个和娘你说话的女人呢?”


  “也是以前一个喜欢你爹的女人。”做母亲的又说。


  “她可厉害了。要是在欧洲,我和她都是男人的话,大概就要靠决斗来决定谁能得到你爹了。”


  她又补了一句。


  麟儿一双小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爹以前怎么和那么多女人都有关系?这样不好。娘你一定很伤心。”


  “是啊,你爹那会儿对娘还不好!娘当时可伤心了,天天哭。可惜那会儿还没有麟儿,要不然麟儿能安慰娘。”


  麟儿急忙伸出小手,把她紧紧地抱住。


  “娘你不要伤心!等见了爹,我就帮娘说他!”


  “好。还是儿子对我最好了。”


  白锦绣反手抱住儿子,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麟儿在母亲又香又软的怀里安静地靠了一会儿,又仰起头小声地问:“娘,麟儿那时候还没有,爹对你又不好,你是怎么把爹抢来的?”


  “因为娘又漂亮又可爱啊!!”
麟儿对母亲大言不惭的自夸是完全相信了,点头:“是。我也喜欢娘。等下见了爹,我会让爹对娘你更好的。”


  白锦绣笑眯眯地抱紧了儿子,香了他一口,心情好极了。


  人人都爱白小姐。连儿子都宠着她,她这辈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