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师父他太难了 第二十八章

书名:师父他太难了 作者:扶华

  幽谧的山林, 一轮弯月细细,后山竹林里猿啸突兀。
辛秀第五次被抓。


bet36体育投注平台  这一次行动,为了精简人员, 做到突击潜入,她只带着一个非要跟来, 并且身手敏捷的老二,同样被抓获。两人坐在原地,开始讨论战术究竟有哪里失误。首先他们这一次的行动是按照计划来的, 谁先暴露谁就先搞出动静吸引竹竿师叔们的全部注意,给另一人打掩护。


  但是,她们还是失败了。最大的原因, 恐怕还是这些师叔们太强了。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 不论她们试图用出怎样的伎俩去迷惑他们,都会立刻被识破。


  这算是辛秀在蜀陵遇上的第一个不可克服的困难。师叔教会她的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任何小聪明都没有用武之地。


  “没办法了,只好回去好好修炼了,等以后我们变成大佬了,再来和师叔们斗一斗吧。”辛秀被迫放弃这个办法, 按了按老二的肩安慰道。


  竹竿师叔在旁边凉凉地笑了一下, “等你们变得很厉害, 再来的话我是不会拦你们的。”


  辛秀:“?”这不对啊,师叔们这么欺软怕硬的吗?


  辛秀:“不是啊, 师叔们,你们的职责不是守卫后山吗, 怎么能这样, 要是遇到坏人要闯山,难道你们也要让开吗?”


  竹竿师叔:“当然不会, 战到还剩一口气时,尽力了才会让开。”


  另一个竹竿师叔接道:“让人进去后,里面还有祖师爷在,我们只需要给闯山人收尸。”


  最后一个竹竿师叔道:“所以我们真正的职责,应该是陪蜀陵年纪还小喜欢闯关的小弟子们玩。”


  他们竟然会开玩笑了,一定是最近和自己聊天聊太多。


  辛秀拍拍屁股起身,提着自己刚挖的紫竹笋,和几位师叔告别。他们现在都这么熟了,也不需要等师父来领,竹竿师叔们当着他们的面,在代表她们闯山次数的竹牌上再画上一道。


  申屠郁见到当天食物里有紫竹笋,就知道徒弟是又去闯后山了。


  有些师父不太喜欢徒弟去闯后山,像韩房子师伯,他就不许小九跟他们一起胡闹;有些师父很喜欢徒弟去闯后山,像伯鸾师叔,每天都怂恿老二找她去后山,然后听着他们是怎么失败的,以此找到乐趣。


  而申屠郁,他无所谓,他只关心――


  “后山确实如此好玩?看你这些时日去过好几次了。”难得出来和辛秀面对面一起吃饭的申屠郁问道。


  辛秀就在等他问起,闻言故意重重叹一口气,“师父,我不是去后山玩的,我是有正事。”


  申屠郁:“哦?”


  辛秀忙解释说:“其实,师父,我一直没和你说,在咱们幽篁山我遇上了一只大食铁灵兽,我从前常常能看见她,但是最近没见到了,我怀疑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所以想进后山去找一找她。”


  申屠郁咀嚼的动作停下,徒弟闯后山,原来不是为了玩,是为了……他吗?


  他看一眼徒弟,看一眼面前紫笋,忽然觉得良心不安,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笋都不香了。


  辛秀觑着他的神色,小心问:“师父,我看你最近也很忙,常常回来了也见不到你。”


  申屠郁心道,徒弟这莫非是从时间上,猜到了那食铁灵兽真身是我?


  辛秀说:“师父要是哪天不忙的话,能不能替徒儿去后山看看那只大食铁灵兽如何了?我是看师父能进后山,如果不很为难的话,就帮徒儿这个忙吧~”


  要不是自己实在没办法,辛秀也不想在师父忙着的时候和他开这个口。自己撸熟了的大熊猫,总不能久没有消息就放那不管了,万一出事了呢。


  申屠郁绷着熊皮答应了下来,他挂着这心事,没法入神炼制,只好暂时放下手中的灵器,先变成原型。但是变成了原型后,他怎么让徒弟发现自己呢?往常他只需要守株待兔,坐在那就能等到一个猛虎扑食的徒弟了。


  没有办法,为了让小徒弟尽早安心,申屠郁干脆坐到了竹楼后面,正对徒弟窗户的一棵大树树杈上,把那棵不是特别粗壮的树压得簌簌作响。


  辛秀夜里听到外面树叶声响,还以为是风,但仔细听听又觉得不对,好奇之下跑去开窗,一眼见到那只熟悉的大熊猫。


  只一眼,她就能认出来这是自己熟悉的大熊猫妈妈。虽然熊猫都长得一个样,虽然她也只见过三只熊猫,但让她在一群大熊猫里找,她也有自信能找出来这只。就像她以前养狗,把更多长相相似的狗放在一起,她也能一眼找到自家大宝贝。


  因为他们的眼神和别的陌生毛毛兽不一样,他们那种亲近纵容的眼神让他们和其他毛毛兽有了区别。辛秀之所以把他们放在心上,就是被这亲近的眼神收服。


  兽和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们的喜爱更纯粹,也更一目了然。


  “啊!你竟然来找我了!”辛秀惊喜,差点踩上栏杆跳到那边的树枝上去。但不堪重负咔咔作响的树枝成功阻止了她。


  辛秀:“你怎么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她语气轻快,是小别重逢后的亲昵。


  “你等等,我找个梯子过来,你顺着爬到我这边。”辛秀不记得从哪里看过,大熊猫似乎不擅长下树?总之让她现在下树多危险,还不如直接让她爬进屋里来。


  准备给徒弟看一眼就走的申屠郁,如今是“骑树难下”,徒弟梯子都给他架好了,还那么殷切地朝他张开手,他要是扭头就走,徒弟岂不伤心?


  只能顺着梯子走了。


  还差一点点的时候,辛秀看着慢吞吞的熊猫妈妈,有心想帮她,结果一抬没能抬动。


  辛秀:……我这如今可是能抬起两百斤的双手,在这样的怪力之下还纹丝不动。


  妈,敢问您到底有多重?


  净重九百斤的师父无法回答她,毕竟他现在只是一只假装成普通熊猫的熊猫人。是来陪徒弟玩的……不,是来给徒弟玩的。


  最终没能逃脱当垫子的命运,被辛秀撒娇耍赖地硬拖(推)上床了。


  大熊猫亲子之间的亲近蹭蹭抱抱都是很寻常的,但申屠郁毕竟从前并没有陪幼崽玩耍的经验,他只能在心里想着:“算了,就当哄徒弟睡觉,算了,又不是没脱过毛,算了。”
但是这次,徒弟并没有给他脱毛。她拿出那个清理干净的毛刷,一遍遍给他刷毛,非常温柔,和他絮絮叨叨地说话,就好像现在在她面前的真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听不懂人话又令人畏惧的食铁灵兽。


  申屠郁:“……”


  “我这段时间一直挺担心你的,毕竟是野生的,要是不小心生病了,也没人会管你,在山里什么角落躺下去就起不来了也有可能。”


  “竹竿师叔们负责看管后山,但他们说他们不负责照管食铁灵兽。也不知道后山除了你们有没有其他的大型食肉动物,一定有吧,你会和他们打架吗?但你看上去这么高大强壮,就算打架,别的动物肯定也打不赢你。”


  幽篁山下了雨,夜色里淅淅沥沥,打在竹叶上,竹子的香气更加明显了。


  也许是徒弟的话,让申屠郁不自觉想起了一点从前的事。他并非生来就厉害,也曾有过弱小的时候。没有母兽照顾的幼兽过得会有多辛苦,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更何况食铁灵兽的幼兽对比成年后,格外脆弱不易成活。


  哪怕是同族之间,也不总是和睦,与其他不同更容易被排挤,他生来比同族懂得更多,在山中吃着竹子时会想,为何其他的同族们每日只吃吃喝喝就满足了,并不像他一样想追寻什么。而他想追寻的又是什么呢?


  他幼时抬头看见天上白鹭,会想要与它一般飞上云霄;低头看见水中鱼儿,也想要能与它一般在水中遨游;看见那些来到幽篁山的人类,也会想要与他们一般,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躯体。


  此后跌跌撞撞踏上修行之路,几百年了,凡人十几个朝代倾覆,他经历的事情之多,是尚且幼小的徒儿无法想象的。


  修行的日子太长久就是如此。到如今,他已经很久未曾想过要些什么了。


  而此竹风凉夜,小徒絮语,甚为可爱,牵动他一些陈年回忆。


  “我新学了几个小法术,虽然没能闯进后山,但这些法术确实熟练很多,可见实战才是唯一提高的捷径。后山的竹竿师叔们看上去严肃,其实很照顾我们,特地陪我们练习。不过,次次被拦下,还是觉得好气!”


  “咱们蜀陵是不是盛产这种看上去凶不好说话,其实特别心软的人?你每次到幽篁山这边来,他们会假装没看到你,让你过来吗?”


  辛秀挨着大熊猫一起坐着,手里梳着毛,嘴里说一些平常不会和别人说的心事。


  “我感觉你是很有灵性的,好像是知道我在找你,所以才特地跑来见我让我安心……下次,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也可以直接来找我,不要太久不出现了。”


  辛秀想起自己的狗子,靠在毛毛肚子上摸了下熊猫爪。


  她这样的温柔神态,和平时活跃高兴的小徒弟不太一样,申屠郁看着她,几乎要觉得,她不像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孩子了。
熊猫妈妈不再闹失踪,很有规律地开始隔三天出现一次,不过辛秀再试图把她骗到自己床上当垫子,就没能成功过。她一度怀疑这很有灵性的熊猫能听懂她在说什么,不过她不想做的事就在装傻而已。


  但是就算猜对方装傻,辛秀也没有办法做什么,毕竟她搬不动这实心秤砣熊猫。


  应几个孩子的再三要求,辛秀还偷偷把几个小孩带去看过熊猫妈妈,熊猫妈妈也很给面子没有发脾气,让几个孩子分别摸了一把,不过也就是一下,再想摸,他就起身走了。


  辛秀总觉得,这大熊猫离开的背影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就好像,当初她那个躲避小九如躲地雷的师父。


  不过几个弟弟妹妹对于食铁灵兽的兴趣并不大,看过满足好奇心也就算了,连老二都唏嘘传说中的食铁灵兽没有他想的那么恐怖可怕。


  辛秀:“……”好吧,不懂国宝的可爱只能说大家生在不同时代和世界,这是一份情怀加持的滤镜啊!


  蜀陵的日子平静却有趣,辛秀在学会轻身术,能提气纵身跳上三楼,达到从前看过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境界时,距她们从盆中天出来,差不多便过了三年。


  这一年的辛秀,差不多快到二十岁。放在现代,是她上大二的年纪,而在蜀陵,还是会被所有师兄师姐们摸头说小孩子的年纪。


  “为了庆祝你们正式入门三周年,办一次聚餐吧秀儿师妹,大家有一个月没聚餐了。”采星师兄摸着辛秀的脑袋说。


  辛秀:“师兄,你就是嘴馋想蹭饭吧。”


  采星师兄嘿嘿笑两声,抬头忽见两只小白雀朝这边飞了过来。


  “咦,这是什么鸟,我怎么没见过?”一旁老二疑惑,他师父的洞府别的不多,就是鸟特别多,因此在识鸟上,他也算见多识广。


  辛秀认出来了:“这不是我每天早上在幽篁山后山看到的小白雀吗?奇怪了,我还从没在其他地方见过它呢,怎么飞到云间道场这里来了。”


  采星师兄的表情有点奇怪,“这是祖师爷的云雀,别处没有的,通常它们只在后山和幽篁山那一块,要是飞到蜀陵其他地方,一般只代表着一件事。”


  “为祖师爷给闯后山的弟子们,送三年一次的惩罚方法。”


  辛秀、老二:“……”他们都忘了还有这一茬了。


  小白雀落到辛秀手上,大概认得她,还歪着小脑袋蹭蹭她的手心,然后吐出一个小泡泡,泡泡内一张纸条卷着。


  采星师兄惊异:“从前都是直接由这些小雀传达声音的,这次怎么改成字条了?”